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国际新闻>全球炼油产能重心加速向亚洲转移
国际新闻
全球炼油产能重心加速向亚洲转移
发布日期:2021-02-22 点击:518

受全球能源向低碳燃料转型和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燃料油需求下降的双重影响,西方大型一体化石油公司和独立炼油商大幅削减炼油产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炼油产能快速增长,导致亚太地区炼油产能不降反增。一增一降凸显全球炼油产能从北美和欧洲向亚洲转移的步伐加快,也彰显炼油行业从陈旧、规模较小的炼油厂向现代化、产能较高的大型炼油厂转型升级的趋势。

2020年11月,国际能源署表示,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冲击了石油产品的需求,预计到2021年底,炼油厂需求永久性减少数量增至每天170万桶。

随着低碳经济席卷全球,全球能源需求亦加快向低碳燃料转型。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全球能源市场的领头羊,炼油行业最先感知这一市场变化。一些竞争力不足的炼油厂不得不关闭或转为生产可再生燃料。

2007年以来,由于能效的提高,北美、西欧和日本大部分地区的燃油消耗量一直停滞不前或有所下降。发达地区的炼油厂一直在努力保护不断下滑的市场份额,这给盈利能力带来了下行压力。产能过剩的问题在经济强劲增长时期被掩盖,但在每次危机中都暴露了出来。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引起燃料需求大幅萎缩,成品油大量过剩,欧美涌现炼厂关闭潮。在美国,马拉松石油关闭位于加州和新墨西哥州的炼油厂,以应对需求下滑。费城能源解决方案公司在去年夏天发生火灾和一系列爆炸后,关闭了旗下一家加工能力33.5万桶/日的炼油厂,并将其卖给一家房地产开发商。据路透社计算,这三家炼油厂的加工能力合计为52.3万桶/日,占美国炼油总产能的3%,美国炼油总产能已降至1850万桶/日。

近期,欧洲几大经济体执行的封锁、部分封锁和宵禁措施,再次削减了石油需求,而欧元区和整个欧洲的双底衰退现在看起来难以避免,大量炼油厂正面临永久关闭的风险。由于燃料需求的下降,自2020年初以来,众多的欧洲炼油厂一直都在苦苦挣扎,其中许多炼油厂重组业务,包括永久关停原油加工生产装置。英力士的合资企业Petroineos计划永久关闭21万桶/日格兰杰默斯炼油厂的部分装置。大宗商品贸易巨头贡沃集团此前曾表示,考虑暂时停止其位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炼油厂的生产,受影响产能约为11万桶/日。而据行业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预计,2022~2023年,欧洲每年有140万桶/日的炼油产能面临停产风险,约占其总产能的9%。其中,荷兰、法国和苏格兰的炼油厂都有可能被关闭。

大型一体化石油公司也在削减下游产能,有的是为了实现既定的低碳目标,有的是迫于经济压力和对未来预期悲观,也有的是当地政府监管严格所致。壳牌准备出售手下的8家炼油厂,BP将在2030年前将其下游资产削减30%。道达尔将加大能源转型力度,大力开拓替代油品业务。与此同时,埃克森美孚搁置其位于得克萨斯州的Beaumont炼油厂扩建计划,PBF能源计划在北美再减少100万桶~150万桶的炼油能力,并计划在全球范围减少500万桶/日的炼油产能。

与欧美炼油行业萎靡不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期亚太地区炼油产能不降反增,这主要是中国的炼油产能快速增加所致。浙江石化40万桶/日的二期工程2020年12月底试运,中国石化20万桶/日的中科炼化已投运,沙特阿美40万桶/日的Jazan炼油厂也将很快投产。

与西欧、北美和日本不同,过去10年亚洲地区(除日本)的燃料消耗量增长迅速。自2009年以来,该地区的三个子市场——西亚(以海湾地区为中心)、南亚(以印度为中心)和东亚(中国),贡献了全球2/3以上的石油消费增长。

亚洲的炼油厂更有竞争力,因为它们距离市场更近,可以大批量生产并获得较好的规模经济效益。亚洲新的超大型炼油厂通常设有综合石化装置,能够生产更高附加值的化学品和低价值燃料。因此,新的大型炼油厂可以从等量原油中以更低的成本生产更大份额的有价值产品,超过北美和欧洲的竞争对手,获得新的竞争优势。

来源:《中国石化杂志》

友情链接
© 中国万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ANYOUGROUP.COM 鲁ICP备15019873号-2